【評書+解說+預覽全文】我的冰山女總裁 _陸塵李清瑤_最新章節免費閱讀全文已完結

95 0 2023-12-20

點擊看完整版本:《我的高冷女總裁陸塵李清瑤免費小說線上閱讀》精彩搶先看!

作者最强弃婿

主角:陸塵李清瑤

閱讀人數63659

評價:☆ ☆ ☆ ☆ ☆ 5.0



書名 :我的高冷女總裁

主角:陸塵李清瑤

簡介:她與他結婚三年,當她飛黃騰達後,卻嫌棄他懶散無用,最終提出離婚;殊不知,她的一切,都是他給的。

小說人物剖析

844177ecfc4fcc3fb2d50dc7b6d501b.png


故事中的主要角色為:

主角陸塵是個勤奮踏實、有責任心的男人,他為了家庭放棄了自己的事業,默默支持著妻子李清瑤的事業發展。 然而,隨著妻子越來越成功,他逐漸被她所嫌棄,最終走向離婚的邊緣。 但是,在他的背後,卻是一份默默無聞的付出與犧牲。


小說背景故事

陸塵和李清瑤是一對相識多年的夫妻,結婚後陸塵為了家庭放棄了自己的事業,全心全意支持妻子的事業發展。 在妻子越來越成功的同時,陸塵的形像也逐漸被淡忘,甚至被妻子嫌棄。 最終,在陸塵的默默支持下,李清瑤終於明白了自己對丈夫的誤解,重拾了婚姻的信心。

 

  “陸塵,這是李總準備的離婚協議,把字簽了。”

  傾城集團,總裁辦公室內。

  穿著OL製服的張秘書,將一張A4紙放到桌上。

  在其對麵,則坐著一名穿著樸素,相貌英俊的男子。

  “離婚?什麼意思?”陸塵微微一怔。

  “陸塵,你還不明白麼?你跟李總的婚姻,已經走到了盡頭,你們兩個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你的存在,對李總而言,就是塊絆腳石!”張秘書說話毫不留情。

  “絆腳石?”

  陸塵微微皺眉:“所以,這就是她對我的看法?”

  兩人結婚時,李家正處於低估,而且負債累累。

  是他,幫李家度過難關。

  沒想到現在,有了榮華富貴後,李清瑤卻要將他一腳踢開。

  “你可以這麼認為。”

  張秘書擡著下巴,然後指了指桌上的雜誌,那精美的封麵上,正印著一個傾國傾城的絕色美人。

  “陸塵,看看這雜誌上的標題,短短三年內,李總的身價就已經破十億。

  不僅創造了奇跡,也成了整個江陵,最炙手可熱的美女總裁!

  以她的美貌跟能力,注定要站上雲端,受萬人敬仰!

  而你呢?隻是個一無是處的普通人,根本配不上她,所以我希望,你能有點自知之明!”

  見陸塵不吭聲,張秘書不禁皺了皺眉,又道:“我知道你不甘心,但事實就是如此,或許你曾今幫過李總,但三年來,該還的她都已經還清了,現在,是你欠她!”

  “難道,婚姻隻是一場交易?”

  陸塵深吸一口氣,盡量壓製著情緒:“如果要離婚的話,讓李清瑤親自來跟我談。”

  “李總很忙,這點小事,就不用麻煩她了。”

  “小事?”

  陸塵愣了愣,旋即自嘲一笑:“是嗎?難道在她眼裡,離婚隻是小事?連跟我見個麵,說幾句話的功夫都沒有?她現在......還真是高不可攀呐!”

  “陸塵,事已至此,咱們就別廢話了。”

  張秘書將協議書往前推了推:“隻要你在上麵簽個字,不僅有車有房,還能得到八百萬的補償金,要知道,這是你一輩子都賺不到的錢!”

  “八百萬確實不少,可惜......我不需要。要離婚可以,讓她親自出麵,否則我不會簽字。”陸塵冷冷的道。

  “陸塵!你別得寸進尺!”

  張秘書一拍桌子,喝道:“別怪我沒警告你,以李總如今的權勢跟地位,要跟你離婚很簡單,但她念舊情,想給你留點尊嚴,你最好不要挑戰她的底線!”

  “尊嚴?”

  陸塵隻覺得有些好笑。

  連離婚都不肯露麵,談何尊嚴?

  況且,真要念舊情,又豈會說出這番威脅的話?

  “依我看,咱們沒什麼好談的了。”

  陸塵懶得多言,起身就準備離開。

  “姓陸的!你――”

  張秘書剛要發作時。

  一名穿著黑色長裙,細腰翹臀的絕色女子,推門走了進來。

  女子膚如凝脂,五官精緻完美,身材更是曼妙絕佳。

  再配上那清冷的氣質,整個人仿佛畫裡走出來的仙女一般,尤為驚豔!

  “你終於肯露麵了。”

  看著眼前風華絕代的女人,陸塵一時間五味雜陳。

  結婚三年,雙方一直相敬如賓。

  可最終,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甚至,他壓根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

  “抱歉,剛剛有點事,來晚了。”

  李清瑤自動落座,表情一如既往的淡漠。

  “李總還真是個大忙人,忙到......連離婚都需要人代勞。”陸塵道。

  聽到這話,李清瑤不禁微微蹙眉。

  但她並未解釋,而是道:“既然來了,那就談正事吧。

  多餘的話就不說了,這次,就當作是我對不起你,咱們好聚好散。

  離婚後,房子車子全歸你,另外再給你八百萬作為分手費,怎麼樣?”

  說完,還將一張卡放到了桌上。

  “你覺得,感情是用錢可以衡量的嗎?”陸塵冷不丁的問道。

  “嫌少?行......你有什麼要求盡管提,隻要我能滿足。”李清瑤一臉淡然。

  “看來你沒明白我的意思,好,那我換個問法,金錢跟權力,真有那麼重要?”陸塵很是不解。

  李清瑤走到落地窗前,俯瞰著整座鋼鐵城市,目光堅定的說道:“至少對於我而言,很重要!”

  “可你現在賺的錢,足夠你一輩子衣食無憂了,至於嗎?”

  “陸塵,這就是你跟我之間的差距,你永遠都不會明白,我到底在想什麼。”李清瑤失望的搖了搖頭。

  兩人走到今天,不隻是身份地位的高低,還有精神層次的差距。

  最主要的是,她在對方身上,看不到任何希望。

  “是啊......我又怎麼知道你在想什麼呢?”

  陸塵自嘲般的笑了笑:“我隻會在你餓了時,給你做飯;在你冷了時,給你送衣;在你病了時,背你去醫院而已。”

  “現在講這些,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李清瑤眼中閃過一抹複雜,但很快就被堅定所取代。

  “說的也是。”

  陸塵不置可否的點點頭,又道:“聽說你最近,跟楊家少爺走得很近?是因為他嗎?”

  李清瑤剛要說不是,但想了想,最終還是點了點頭:“你可以這麼理解。”

  “好,那我祝你們幸福。”

  陸塵淡淡一笑,直接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

  沒有猶豫,沒有遲疑,有的隻是心灰意冷。

  諷刺的是,今天剛好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

  結婚跟離婚,選在了同一天,多麼可笑的一件事事。

  “錢什麼的我不需要,但你得把那塊玉佩還給我,因為那是我媽的遺物,也是陸家兒媳的憑證。”陸塵指了指其衣領位置。

  “嗯。”

  李清瑤點點頭,取下玉佩遞了過去。

  “從今天開始,你我兩不相欠!”

  陸塵掛上玉佩後,直接起身離開。

  這一刻的他,眼神不再柔和,取而代之的是冷漠。

  “張秘書,你覺得,我做得對嗎?”李清瑤目光有些複雜。

  雖然提離婚的是她,但真到了這一步,她發現,自己好像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當然!”

  張秘書重重點頭:“您有追求幸福的權力,現在的陸塵,根本配不上您,他隻會影響您前進的腳步,您注定是要站在江陵頂端的女人!”

  李清瑤沒說話,隻是看著那落寞的背影,心裡莫名有些刺痛。

  仿佛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正在慢慢逝去......


  電梯內。

  陸塵看著兇前的玉佩,眼中滿是悵然。

  雖然早有預料,但真正結束這段婚姻時,他依舊做不到灑脫兩個字。

  他原以為幸福很簡單,一日三餐,平平淡淡,開心足以。

  現在他才明白。

  原來,平凡也是一種罪。

  在溫柔鄉裡沉醉了三年,現在,是時候該醒了。

  “叮鈴鈴......”

  正愣神時,電話突然響起。

  接通一聽,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陸先生,我是江陵商會的王百壽,聽說今天是您跟李小姐的結婚紀念日,我特地準備了一份禮物,不知道您什麼時候有時間?”

  “多謝王會長的好意,但以後都不用了。”陸塵淡淡的道。

  “嗯?”王百壽微微一怔。

  隱約間,他嗅到了一絲異常。

  “王會長,還有什麼其他事嗎?”陸塵岔開了話題。

  “咳咳......確實還有一件事要麻煩您。”

  王百壽尷尬的輕咳兩聲:“是這樣的,我有個朋友,最近得了怪病,請了很多名醫都治不好,希望陸先生您可以出手相助。”

  “王會長,你應該知道我的規矩。”

  “當然!要是沒點誠意,我也不敢來麻煩您。實不相瞞,我那位好友家裡,剛好有一株您需要的龍心草,隻要您肯幫忙,這株稀有藥材,就是報酬。”王百壽道。

  “此話當真?”陸塵神色一正。

  “千真萬確!”

  “好,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就親自走一趟。”陸塵立刻答應了下來。

  他對錢財珠寶什麼的,沒有任何興趣。

  但一些稀有藥材,卻是他夢寐以求之物。

  因為,他需要用來救命!

  “多謝陸先生,我馬上讓人過去接您!”王百壽如釋重負的笑了。

  作為江陵三大巨頭之一,萬人之上的商會會長,此刻在陸塵麵前,卻是那麼的謹小慎微......

  “運氣不錯,又找到一株稀有藥材,現在隻缺五株了,時間上應該來得及。”

  陸塵喃喃自語。

  剛剛陰霾的心情,總算是緩解了一些。

  “叮咚!”

  這時,電梯門打開。

  陸塵跨步而出,剛走出公司大門,就見兩道熟悉的人影,迎麵而來。

  一個是李清瑤的母親,張翠花。

  另一個,則是其弟弟李浩。

  “媽,小浩,你們怎麼來了?”陸塵率先打招呼。

  “你跟清瑤,已經離婚了?”張翠花一開口就直奔主題。

  “是的。”

  陸塵勉強笑了笑:“這件事,跟清瑤無關,是我的問題,你不要責怪她。”

  他本意是好聚好散,沒想到聽完後,張翠花卻是冷哼一聲:“當然是你的問題!我女兒的性格,我很清楚,如果不是你做了對不起她的事,她又怎麼會跟你離婚?!”

  “嗯?”

  陸塵一怔,有點沒反應過來。

  這是......惡人先告狀?

  “媽,三年來,我做了什麼,你應該看得清清楚楚,我自問,沒有任何地方對不起李清瑤。”陸塵道。

  “哼!人心隔肚皮,誰知道你幹了什麼事?反正我女兒跟你離婚,準沒錯!你看看自己德行,哪還配得上我女兒?”張翠花撇了撇嘴。

  “媽,你這話是不是太過分了?”陸塵微微皺眉。

  三年前,若非他出手相助,李家又怎麼會有今天?

  “過分?那又怎麼樣?難道我說得不是事實?”張翠花抱著胳膊。

  “好了媽!別跟他廢話了!”

  這時,旁邊的李浩突然上前一步:“姓陸的!你跟我姐離婚,我懶得管,但那筆錢,你必須交出來!”

  “錢?什麼錢?”陸塵一臉不解。

  “你少在這裝蒜!別以為我不知道,我姐給了你八百萬作為分手費!”李浩冷聲道。

  “沒錯!那些都是我女兒的錢,你憑什麼拿走?趕緊交出來!”張翠花伸手做討要狀。

  “那八百萬,我一分錢都沒要。”陸塵否認道。

  “放屁!誰會放著八百萬不要?你當我們是傻子不成?!”李浩根本不信。

  “姓陸的,如果你識相的話,最好把錢交出來,要不然別怪我翻臉!”張翠花警告道。

  “你們要是不信,可以給李清瑤打電話。”陸塵懶得解釋。

  “怎麼?你在嚇唬我們?我告訴你,今天不管誰求情,你都必須淨身出戶,一分錢都休想帶走!”張翠花惡狠狠的道。

  “媽!既然他不識趣,那咱們就自己搜!”

  李浩有些不耐煩,直接動手在陸塵口袋裡翻找起來。

  張翠花也不甘落後,有樣學樣。

  “媽,非得鬧到這個地步嗎?”陸塵皺了皺眉。

  他實在沒想到,才剛剛簽字離婚,李家人就這麼咄咄逼人。

  真是一點臉麵都不留。

  “呸!誰是你媽?你可別亂叫!你什麼身份?能配得上我們?!”張翠花一臉嫌棄。

  說話時,動作卻一點都沒停。

  翻找好一會,結果兩人什麼都沒找到。

  “真是見鬼了,難道這家夥真的沒要錢?”李浩有些不甘心。

  這時,他眼角一撇,突然看到陸塵兇口的玉佩,直接一把扯了下來。

  “這不是我姐戴的古董玉佩嗎?怎麼在你這?是不是你偷的?!”李浩一臉狐疑。

  “這是我陸家的傳家寶,還給我!”陸塵麵色一沉。

  他可以不要一分錢,但母親的遺物,一定要收回來!

  “傳家寶?這麼說,這東西很值錢嘍?”李浩眼睛都亮了。

  “姓陸的!你在我家白吃白喝三年,這玉佩就當做是利息了,咱們走!”

  張翠花使了個眼色,就準備帶著兒子離開。

  “站住!”

  陸塵一把抓住李浩的手腕,沉聲道:“把玉佩還我!”

  “啊~痛痛痛!你特麼快鬆手!”

  李浩感覺自己的手腕快要被捏斷了一般。

  “還。給。我!”

  陸塵一字一頓。

  “草!老子扔了也不給你!”

  見掙脫不開,李浩也是發了狠,直接將玉佩重重摔在地上。

  “啪!”

  隻聽一聲脆響。

  玉佩當場四分五裂。

  看到這幕,陸塵瞬間如遭雷擊,麵色煞白一片。

  這――可是他母親的遺物!

  更是他這輩子,唯一的念想!

  “還敢對老子動手?大不了一拍兩散!”

  李浩甩著手腕,嘴裡還罵罵咧咧。

  “哢哢哢......”

  陸塵雙拳緩緩攥緊,指骨捏得劈啪作響。

  那雙冰冷的眼眸,已經漲紅充血。

  “畜生!”

  陸塵終於忍不住了,猛地一巴掌抽在李浩臉上。

  “啪!”

  李浩被打得淩空轉了兩圈,然後重重的摔倒在地。

  一時間頭暈眼花,站都站不起來。

  “沒教養的東西!既然你媽不知道教你,那我親自來教你!”

  陸塵一把抓住李浩的頭發,硬生生將其提了起來。

  跟著再度出手,一記記響亮的耳光,狠狠抽在李浩臉上。

  “啪、啪、啪、啪......”

  伴隨著一聲聲脆響,李浩很快被打得鼻青臉腫,口齒流血,慘不忍睹。

  “你、你敢打我兒子?老娘跟你拚了!”

  張翠花叫囂著,就準備上去幫忙。

  “滾!”

  陸塵回頭一瞪眼。

  那猩紅如惡魔般的眼神,直接將張翠花給嚇得動彈不得。

  “滾!”

  單單一個字,張翠花就被嚇愣住了。

  她從沒想過,平日裡那溫文爾雅,沒有任何脾氣的陸塵,發起火來竟然這麼可怕。

  那眼神,仿佛要吃人似的。

  “殺人了!快來人呐!”

  反應過來後,張翠花開始放聲大喊。

  很快,一群傾城集團的保安便蜂擁而至。

  “張太太,出什麼事了?”

  其中的保安隊長,明顯認識張翠花,一出現就表明了立場。

  “小劉!馬上把這家夥給我抓起來,他、他竟然敢打我兒子,我要讓他付出代價!”張翠花色厲內荏的喝道。

  “好家夥!敢在咱們集團門口鬧事?我看你是活膩了!”

  保安隊長一揮手,一群人很快就將陸塵團團圍住。

  要知道,這可是討好總裁母親的最佳時機。

  一旦表現好,說不定還能因此升職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

  “還愣著幹什麼?給我打!”

  保安隊長剛要動手時,一聲輕喝突然炸響。

  “我看誰敢?!”

  伴隨著喝聲,一名穿著銀色旗袍,身材豐腴,麵容極美的女人,帶著幾名保鏢,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

  女人烈焰紅唇,風情萬種,一顰一笑間都極具媚態。

  仿佛妖精一般,勾魂奪魄。

  “好美!”

  一群保安上下打量著,內心躁動不已。

  眼前這女人,真是個極品尤物!

  “陸先生,你沒事吧?”

  女人並未理會周圍火熱的目光,而是徑直走到了陸塵身前。

  “嗯?你是哪位?”

  陸塵微微眯眼,眸中的暴戾開始漸漸散去

  “你好,我叫曹宣妃,是王會長介紹來的。”女人微笑著道。

  此話一出,一群保安頓時騷動了起來。

  “曹宣妃?難道是曹家的那位千金?”

  “我的天呐!這位姑奶奶怎麼來了?”

  衆人麵麵相覷,暗暗心驚。

  曹宣妃這個名字,他們可謂是如雷貫耳。

  不僅有顔有錢有背景,而且自身能力極強。

  二十二歲便成功上位,接手了整個曹氏集團。

  並且在短短五年時間內,打造了一個龐大的商業帝國,成了江陵赫赫有名的商界女王!

  “原來是你。”

  陸塵恍然的點點頭。

  曹宣妃的名字,他自然是聽過的,隻是沒想到,對方竟然會與王百壽有交情。

  “陸先生,你先上車休息,這些蒼蠅交給我來處理。”

  曹宣妃打了個響指。

  其身後四名西裝保鏢,齊刷刷的掏出甩棍,開始向前逼近。

  雖然隻有四人,但那強大的氣場,卻嚇得一群保安紛紛後退,根本不敢靠近。

  要知道,曹家的保鏢,那可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精英!

  “陸先生,請。”

  見沒人敢動,曹宣妃微笑著伸手做引。

  陸塵沒說話,一點點撿起玉佩碎片後,這才跟著曹宣妃上車離開。

  整個過程,無一人敢阻攔。

  “喂!你們幹什麼吃的?這就放他們走了?!”

  反應過來後,張翠花頓時破口大罵。

  “張太太,那可是曹家人,我們根本得罪不起啊!”保安隊長苦著臉道。

  曹宣妃什麼身份?借他們一百個膽,都不敢輕舉妄動。

  “一群廢物!你們不敢得罪曹家,難道還敢得罪我女兒不成?!”張翠花惡狠狠的道。

  保安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吭聲了。

  “出什麼事了?”

  這時,聽到動靜的李清瑤兩人,從門口走了出來。

  “女兒!你總算是來了!你看看,你看看你弟弟被打成什麼模樣了?”

  張翠花一見,立刻開始哭訴起來。

  那聲淚俱下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她被揍了。

  “怎麼會這樣?是誰幹的?!”

  看著腫成豬頭的李浩,李清瑤瞬間俏臉生寒。

  “還能是誰?當然是陸塵那個白眼狼!”

  張翠花開始添油加醋的道:“剛剛我們在門口偶遇,見他掉了一塊玉佩,你弟弟就打算撿起來還給他。

  沒想到這家夥看到後,居然汙蔑你弟弟偷他東西,爭執兩句後,還對你弟弟大打出手!

  可憐了我的浩兒,好心辦壞事,被他打得麵目全非,真是造孽啊!”

  說著說著,又開始哭了起來。

  “陸塵?”

  李清瑤秀眉深鎖:“他脾氣一向很好,怎麼會突然動手,是不是你們招惹他了?”

  “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你不相信你媽,還要相信那白眼狼不成?!”張翠花一臉悲憤。

  “我隻是想把事情弄清楚。”李清瑤道。

  結婚三年,陸塵的性格,她十分了解。

  對方一向沉穩大度,從不輕易動怒。

  按理說,不可能為了一點小事就動手打人。

  “你弟弟都被打成了這樣,難道還不夠清楚嗎?你要是不信我的話,那就問問這些保安,他們剛剛都看得清清楚楚!”

  張翠花說著,還回頭使了個眼色。

  “李總!您母親說得沒錯,剛剛就是那小子發狂行兇,要不是我們及時趕到,恐怕您母親都得遭殃!”保安隊長立刻會意。

  “你聽聽!難道我還冤枉那白眼狼了不成?”

  張翠花繼續道:“我早就跟你說過,那姓陸的不是什麼好東西,兩麵三刀。

  這不,才剛剛離婚,他就暴露了本性!

  不光打了你弟弟,還在外麵找了個狐狸精!

  這樣的男人,真是狼心狗肺!”

  聽到這話,李清瑤不禁皺了皺眉。

  明顯有所動搖。

  難道,真是陸塵的錯?

  因為剛剛離婚,憋了一肚子火,所以才會出手報複?

  若是這樣,那她真是看錯了人!

  “媽,你跟小浩先去醫院,這件事我來處理。”

  沉思幾秒後,李清瑤終於做了決定。

  “清瑤,你一定要為你弟弟出頭,千萬不能放過那畜生!”張翠花恨恨的道。

  “你放心,我自有分寸。”李清瑤點點頭。

  然後示意兩個保安,將張翠花兩人送去了醫院。

  “張秘書,這件事你怎麼看?”李清瑤揉了揉太陽穴,有些頭疼。

  “李總,事情已經很明顯了,是陸塵動手打人,而且剛剛保安都看到了,這點不會有假。”張秘書道。

  “不過,我媽那張嘴......”李清瑤欲言又止。

  對於母親的潑辣與弟弟蠻狠,她自然心中有數。

  “不管怎麼樣,打人就是錯!”

  張秘書義正言辭的道:“就算真有什麼誤會,難道不能坐下來好好談談?更何況,李浩還是您親弟弟,他把人打成那樣,完全沒考慮過您的感受,光憑這一點,就足以證明他人品低劣!”

  李清瑤擰了擰眉頭,內心的懷疑更甚。

  是啊,就算她母親跟弟弟潑辣蠻橫了點,但也不能動手打人呐。

  而且還下這麼重的手。

  虧她之前還有些內疚,現在看來,離婚是個明智的選擇。

  “李總,此事不能就這麼算了,一定要追究到底!他既然敢打人,那就得付出代價!”張秘書冷聲道。

  本來就心煩的李清瑤,聽到這話,火氣也上來了。

  立刻掏出手機,撥打了陸塵的號碼......

  此刻,一輛行駛的銀色賓利內。

  陸塵看著手機的來電顯示,不禁微微皺眉。

  不過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接通。

  “陸塵,我需要一個合理的解釋!”李清瑤一開口就是命令的語氣。

  “解釋什麼?”

  “我問你,剛剛我弟弟是不是你打的?”

  “是我。不過......”

  陸塵話沒說完,就被李清瑤強行打斷:“果然是你!我真沒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怎麼,就因為我跟你離婚,所以你就要報複我家人?!”

  此話一出,陸塵不禁愣住了。

  他沒想到,對方一開口就這麼咄咄逼人。

  甚至,連緣由都不問。

  三年的夫妻,難道連一點信任都沒有嗎?

  即便是陌生人,都不會如此吧?

  “李清瑤,難道我在你心裡,就這麼的不堪?你隻知道我打人,有沒有想過是為什麼?”陸塵沉聲道。

  “不管是因為什麼,都不是你打人的理由!”李清瑤很強勢。

  聞言,陸塵自嘲一笑。

  內心已徹底失望。

  是非對錯,在這一刻已經不重要了。

  對方擺明了更看重自己的弟弟。

  “陸塵,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我給你一個補救的機會,你現在馬上去醫院,給小浩道個歉,這件事我就當做沒發生過,不然......”

  “不然怎麼樣?你是要報警抓我?還是要找人對付我?”陸塵反唇相譏。

  “陸塵!你真的一點都不念及情分,非得撕破臉嗎?!”李清瑤喝道。

  “情分?嗬嗬......我們之間還有情分嗎?反正人是我打的,李總您要怎麼樣報複,都隨便。”

  “你――”

  李清瑤剛要發作,結果陸塵直接掛斷。

  氣得她差點把手機給摔了。

  能坐上今天這個位置,她情緒管理一向都很好。

  但現在,她有點被搞破防了。

  “李總,陸塵那家夥真是不知好歹,要不要我找人教訓教訓他?”張秘書順勢說道。

  “不用,之前欠他的,現在算是還清了。”

  李清瑤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了怒火。

  “可是......”

  張秘書還想說什麼,卻被李清瑤擡手製止:“好了,此事暫且不提,當下最重要的,還是曹家的慈善晚會。”

  “慈善晚會?難道跟合夥人的事有關?”

  “沒錯,我剛剛收到消息,曹家已經將我們傾城集團,列入了預選名單,隻要表現好,我們很可能就會成為曹家新的合夥人!”

  “那太好了,我馬上去準備!”

  ......

  另一邊。

  掛了電話後的陸塵,乘坐曹宣妃的車,一路來到了江陵第一醫院。

  下車後,兩人一路疾行,最終走進了一間VIP病房。

  此刻,病床上正躺著一名瘦消的白發老者。

  老者麵色發青,嘴唇發紫,精神萎靡,呼吸微弱,仿佛隨時都會嗝屁一般。

  而在其周圍,還站了幾名醫生。

  隻是從他們凝重的臉色可以看出,病人的情況很不樂觀。

  “姐!你終於回來了?這些醫生全都是廢物,一點作用都沒有!”

  這時,一名紮著馬尾辮的漂亮女孩迎了上來。

  她便是曹家二小姐,曹安安。

  “曹總,我們已經盡力了,洗胃、透析、灌流,再加上各種用藥,能做的我們都做了,但始終是治標不治本。”一醫生無奈的道。

  “既然你們不行,那就換人,讓這位陸先生來。”曹宣妃冷冷的道。

  “陸先生?”

  衆人一愣,順勢看向旁邊的陸塵,表情變得有些古怪。

  因為眼前人太年輕了,壓根就不像個有實力的醫生。

  “姐!你沒開玩笑吧?他就是陸先生?”

  曹安安一臉錯愕的道:“看他的年紀跟我差不多,真的能行嗎?”

  “人不可貌相,既然是王會長介紹的,自然不會差。”曹宣妃道。

  說實話,她心裡也沒底,但能讓王百壽極力推薦,那麼肯定有過人之處。

  “王會長不會是被人騙了吧?”

  曹安安依舊一臉狐疑:“喂,那個誰,你真的會醫術?”

  “略懂一點。”陸塵道。

  “才懂一點?”

  曹安安不屑的撇撇嘴:“你知不知道,能進這病房的醫生,都是江陵知名的專家教授,連他們都束手無策,你一個半吊子也敢登門?”

  “安安!不得無禮!”曹宣妃嗬斥道。

  “姐!這家夥看著就不靠譜,我是擔心,萬一他把爺爺治死了可怎麼辦?”曹安安道。

  “你這丫頭胡說什麼呢?”曹宣妃微微皺眉。

  “反正我不信,除非,他證明給我看!”曹安安昂著頭。

  “你要怎麼證明?”陸塵淡淡的道。

  “你先看看我有什麼病,你要是能準確的說出來,我就相信你!”

  “真要我說?”

  “怎麼?你怕了?你要是沒本事,那就請回,別在這浪費時間!”曹安安冷笑。

  “舌頭伸出來。”陸塵擡了擡手。

  “啊――”曹安安很配合的張嘴吐舌。

  看完後,陸塵直言不諱的道:“你肝火太旺,內分泌失調,月事不順,還經常會有頭疼的症狀。”

  “另外,你今天還吃壞了東西,導緻腸胃功能紊亂,半天內,至少拉了六次!”

  “哦對了,你還有痔瘡......”

  此話一出,曹安安的表情瞬間僵硬。

  “你、你怎麼知道?”

  曹安安瞪大著眼,俏臉漲得通紅。

  除了尷尬外,她更多的震驚。

  她實在沒想到,對方居然能說得這麼準。

  什麼偏頭疼,月事不順,甚至連她拉肚子都看出來了。

  有這麼神嗎?

  不會是蒙的吧?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單單一個‘望’字,就足以看出玄機了。”陸塵一臉淡然。

  “安安,怎麼樣,這下你該信了吧?”曹宣妃微微一笑。

  同時心裡也鬆了口氣,由此可見,對方確實是有真本事的。

  “哼!他不過是瞎貓碰到死耗子罷了,有什麼了不起的!”曹安安依舊不服輸。

  “陸先生,這丫頭就是嘴硬,你別跟她一般計較。”曹宣妃歉意道。

  “沒什麼,還是先治病吧。”陸塵並不在意。

  他走到老者麵前,仔細的查看一番後,內心已經有了計較。

  很明顯,老者是中了毒,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毒。

  所幸發現及時,還有得救,要是再拖兩天,必死無疑!

  “曹小姐,麻煩幫我買一套銀針回來。”陸塵道。

  “沒問題。”

  曹宣妃打了個手勢,一名保鏢當即快步而出。

  不到五分鐘,就帶回來一副銀針。

  “謝謝。”

  陸塵點點頭,然後解開了老者的衣服。

  他先是伸出食中二指,在老者腹部敲了敲,確認無誤後。

  再掏出銀針,開始一根根的往上刺。

  他力道很輕,但又極其精準迅速。

  仿佛蜻蜓點水一般,一觸即退。

  常人根本察覺不到任何疼痛。

  “好高明的針法!”

  看到這幕,曹宣妃暗暗驚訝。

  她雖不懂醫術,但卻認識國內幾個知名的神醫。

  在她看來,即便是那些老學究,在針法的造詣上,都遠遠不及陸塵這般熟練與精準。

  這不僅僅需要天賦,而且還得積年累月的苦練才行。

  一時間,她不禁對陸塵的身份産生了好奇。

  “呼......”

  當十六針刺完,陸塵不禁長籲一口氣。

  雖然有段時間沒用銀針了,但施展起來,還算得心應手。

  “喂!這就結束了?怎麼一點變化都沒有?”曹安安一臉狐疑。

  “你爺爺體內有個毒源,沒那麼容易清除,兩小時後才會有明顯效果;當然,在這兩小時內,銀針千萬不能拔,否則後患無窮!”陸塵警告道。

  “切!誰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曹安安撇撇嘴。

  “安安!”曹宣妃瞪了一眼。

  “我去趟洗手間,你們在這好好守著。”

  交代一句後,陸塵便出了病房。

  然而他才剛離開,一群穿著白大褂的醫生,便風風火火的趕了進來。

  這些都是醫院的精英骨幹。

  其中領頭人,則是一名禿頂的中年男子。

  “喂!你們誰啊?”曹安安雙臂抱兇。

  “我姓張,是醫院的行政主任,兼職醫學院教授,這次奉院長的命令,特地來為曹老治病。”禿頂中年男子自我介紹道。

  “呀!你就是那個美名遠揚的張教授?江陵公認的醫術第一人?”曹安安一臉驚喜。

  “第一不敢當,前三還是沒問題的。”張教授頗為自傲。

  “張教授!您來得正好,趕緊幫我爺爺查查怎麼回事?”曹安安立刻讓開了道。

  相較於陸塵這麼個小年輕,她自然更相信醫院的專家教授。

  “嗯,容我先看看。”

  張教授點點頭,走到病床前一瞧,頓時皺起了眉:“這銀針是誰紮的?簡直是胡鬧!”

  說完,上去就要拔針。

  “慢著!”

  曹宣妃一見,立刻伸手製止。

  “怎麼了?”

  張教授頗為不悅。

  “張教授,我已經請人治療過了,那位醫生說我爺爺中了毒,銀針暫時不能拔,否則會有危險。”曹宣妃道。

  “胡說八道!”

  張主任冷哼一聲:“如果區區幾根銀針就能治病解毒,那還要我們西醫做什麼?”

  “就是!”

  曹安安也跟著幫腔:“姐,那姓陸的才二十出頭,又能有多大的本事?你不會真的相信他吧?”

  “那你怎麼解釋,剛剛他一眼看出你頭疼拉肚子?”曹宣妃反問。

  “他、他就是胡亂蒙的!”曹安安繼續嘴硬。

  “曹小姐,江陵最好的醫生,都在咱們醫院了,我不知道你剛剛請了誰,但在我看來,他就是在裝神弄鬼。”

  “難道咱們醫院的專家團隊,還比不上一個山野郎中?”

  “我知道你擔心曹老安危,但請你不要病急亂投醫,否則會弄巧成拙!”

  張教授義正言辭的道。

  “沒錯!我們張主任不知道救過多少重症病人,有他在,保證曹老平安無事!”

  其身後一群醫生紛紛附和起來。

  見對方如此自信,曹宣妃不禁有些動搖。

  不過她還是堅持道:“還是等陸先生回來再說吧。”

  “姐!還等什麼呀?估計這會他都已經尿遁了!”曹安安道。

  “曹小姐,我很忙,沒工夫在這耗時間,我今天把話撂在這,如果李老出了事,我負全責!”

  張教授說完,直接拔掉了所有銀針。

  然而銀針剛一離體,異變突起!

  原本平靜的曹老爺子,身體突然開始抽搐起來。

  其臉色迅速變黑,口鼻間也在不停的往外冒著血。

  病床兩側的機器,更是發出了刺耳的警報聲。

  “嗯?怎麼會這樣?”

  張教授被嚇了一跳,明顯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張教授!這怎麼回事?!”曹宣妃眉頭一皺。

  “奇怪,剛剛還好好的......”張教授莫名有些不安。

  “主任!病人情況危及,必須馬上搶救!”一醫生急忙道。

  “快!快安排急救!”

  張教授不敢多言,連忙招呼人開始各種急救。

  可一番折騰下來,曹老爺子不僅沒有好轉,生命體征反而開始持續下降,根本控製不住。

  這下張教授就有些慌了,不停的抹著汗。

  “曹小姐......曹、曹老,好像不行了......”

  “什麼?!”

  此話一出,兩姐妹直接懵了。


……點擊圖片看完整小說

d5d0510c97eed3cb6707b6cb529177b.png



發表評論: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裡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隱私政策 cookie政策 用戶條款 聯絡我們 八戒小說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