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絕戀·豪門小老婆》古默的皇權情緣

136 0 2023-11-23

點擊看完整版本《豪門絕戀·豪門小老婆》古默的皇權情緣精彩搶先看!


作者: 古默


主角:男主角


閱讀人數558241


評價:☆ ☆ ☆ ☆ ☆ 5.0



小說人物剖析

844177ecfc4fcc3fb2d50dc7b6d501b.png


故事中的主要角色為: 

女主角:年輕美麗的女子,被迫進入豪門成為男主角的女奴。 她經歷了一次次的磨難和占有,但在某個時刻決定改變自己的命運。

男主角:高大傲慢的男子,有著帝王般的氣質。 他對女主角充滿佔有欲,透過佔有她來滿足自己的慾望。


小說背景故事

故事展示了女主角被迫進入豪門並成為男主角的女奴,她在男主角的擺佈下逐漸變得軟弱無力。 然而,幾年後,女主角發現自己懷孕了,而面對醫生提出的留還是不留的問題,她陷入了深深的恐懼中。 四年後,女主角已經成為一個美麗的女子,而她的兒子也逐漸長大。 當有人稱自己為他的爸爸時,兒子冷酷地表示他只認得自己的爸爸,並將那些人嚇跑。 女主角聽到兒子的話後,低聲笑了起來,緊緊抱住他


《豪門絕戀.豪門小老婆》第1章

  第一卷 賣身卷

  

  001 吻的悸動

  

  酒桌上,無非就是往來迎送,幾杯酒喝下肚子,談笑間,隻有自個兒才能知道這當中的滋味,或是苦,或是甜。

  

  容淩從酒桌上下來的時候,天色已經不早了。今日,他莫名的有些厭煩。看著酒桌上那一張張的臉龐,有熟悉的,也有剛認識的,一張張,在煙霧彌漫中,都顯得有些不真切,或者說,醜陋了起來。往常,他是樂意欣賞這些人為了迎合他而露出來的醜態的,可是今天,他實在是沒有這個興趣。一舉幹掉自己眼前放著的白乾,他站了起來。

  

  這是打算走了!

  

  他一站起來,其他人也跟著紛紛站了起來。今晚這一桌酒席,請的就是他。他不願意奉陪了,自然也就宣告酒停杯收了。

  

  「容總,這就走了嗎?」一人嘻哈著笑了起來。

  

  容淩瞄了那人一樣,接過他遞過來的自己的西裝外套,穿上,不哼一聲地邁步往外走。自然有一心奉承的其他商人提前為他打開包房的門。

  

  容淩優雅地仿佛一隻老虎,在自己的領地巡視一般,自得地走在了這些人的最前麵。其他人也各自穿上衣服,陪著小心,跟在他的後頭。

  

  容淩此時所在的「醉生夢死」俱樂部,是J省最大、也是設施最全的,包括餐飲、住宿、議會室、KTV包間、桑拿、健身房等等,總之是吃喝玩樂,乃至辦公,都可以在這兒解決了。

  

  這一行人所在的包間,是這裡的總統包間,相當隱秘,不容許其他人隨意進出的。就是包間外麵的走道上,也是安安靜靜的很符合總統的高級待遇。

  

  容淩打開包房門的時候,走道依然是安安靜靜的,燈光昏暗,照顧到客人的隱私的同時,也流露出一絲靡的味道。他信步踏出了包間,轉身,卻猛地頓住了腳步,愣了一愣。

  

  幽暗的燈光,染著七八十年代的那種昏黃,使得人影都顯得有些晦暗不明。在這幽魅地仿佛通向過去的走道上,站著一個女子,一個仿佛從畫裡麵鑽出來的女子。

  

  白玉一般的臉,透著一絲誘人的紅,真是古人所說的「白裡透紅」了,那般的自然,又是那般的渾然天成。臉型不大,瓜子臉,鑲嵌在如瀑布一樣披散的黑發當中,白的是那樣的白,黑的是那樣的黑,鮮明的對比,讓她妖媚地仿佛成了精似的。

  

  她低低地垂著眼睛,看不清她的眼,隻能讓人隱約地看見她那一排又長又俏的睫毛,仿佛密梳一般。撲扇著,仿佛像翩躚的蝴蝶,小心翼翼地,仿佛怕驚擾人一般,一下又一下地揮動著。她的鼻子,就像她那張白玉的臉一樣的小巧,挺翹著,是很令人驚歎的完美。其下粉嫩的唇,分明沒有上唇膏,卻依然紅的那般的嬌脆欲滴,簡直比當季的櫻桃還要鮮美。

  

  容淩發現自己的身子,似乎有些熱了起來。他知道,這不僅僅是因為喝了酒的緣故,他的酒量他自己知道,還不至於醉倒!

  

  女子的個頭不高,容淩身高一米八多,快一米九,看著這個女子,僅能到他的胸口,估計是一米六三四左右。她上身穿著一件白襯衫,下身穿著一件碎花的天藍色小裙,看上去,清新而又迷人。她依然低垂著腦袋,兩隻也是纖細如玉的小手,糾結地纏繞著,似乎是有些緊張,卻讓人不太明白她在緊張什麼!

  

  似乎是感覺自己被強烈注視著,女子緩緩地擡起了頭。

  

  容淩身子重重地震了一下,眸子控製不住地擴大了一圈。

  

  好一雙楚楚可憐的眼睛,霧氣氤氳的好似兩潭千年的古泉,黑幽幽的,深的有些望不到底,簡直快要讓人醉在這一雙黑漆漆的雙眸之中。

  

  對上了他的眼,她一下子有些慌亂了,粉嫩的唇瓣輕輕地開了一下,似乎要低呼,卻沒有呼出生來,平添了幾分誘人的姿色,讓人想吻上她那可愛的小嘴,一親芳澤。

  

  她的眼眸無措地遊移,仿佛一隻受到驚嚇的小鹿,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卻又在那動彈不得。

  

  容淩的嘴角,緩緩地翹了起來,他已經好久,沒看到這麼出色的獵物了!不過,她看上去好小……不會沒成年吧……

  

  他的駐足,惹來後麵跟著的人的關注,大家好奇地把腦袋往外麵探,看到底是什麼吸引了這寡言少語、高高在上的容總的注意力。此間,一個男子急急忙忙地也探出了頭,看見女子,心頭一喜。再看看為此而止步的容淩,臉上更是喜不自禁。

  

  中年男子大膽地擠了出來,幾步就跨到了少女的跟前,笑瞇瞇地一把牽起了少女的手。「夢夢,傻站在這裡做什麼,快來見見容總!」

  

  不由分說著,中年男子拉著林夢上前了幾步,強硬地推到了容淩的麵前。林夢越發的無措,內心的慌亂表現為身體不受控製地顫抖。中年男子一個用力,害她沒站穩,一下子往前栽了過去。

  

  「啊--」

  

  她低呼,垂著眼瞼的狹長眼眸,瞬間瞪得大大的,因為,她正正好好,摔在了剛才一直看著她的男子的懷裡。

  

  容淩還沒來得及伸手去扶住她,她已然像是受驚的兔子一般,急急忙忙地推著他的胸膛站了起來,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她的聲音分外好聽,就像小鳥兒在叫一般,讓人的耳朵受用的緊。她低垂著腦袋,露出了一小截白皙的脖子,仿佛蓮藕,很白很嫩,又仿佛幽幽地生著香。他發現,她的脖子,以及她脖子下麵的後背,白的都一如她的臉,妖一般的嫩!

  

  中年男子見到這有些出乎他意料卻更加完美的一幕,嘴角浮現一笑,故作歉意地對容淩說道:「容總,不好意思啊,小女就是這樣,一見生人就緊張,你大人大量,千萬別放在心上!」

  

  「不會!」容淩立刻回道,聲音很輕,他有些怕嚇到這個仿佛迷路的小鹿一般的女子。他也感覺到,自己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起來,應該,是因為這個突然撞入自己懷裡的女子吧!

  

  林夢猛然擡起了頭,詫異地看著他!

  

  容總?!就是他嗎?!好年輕啊,好像還不到三十的樣子!

  

  她就站在他的麵前,兩個人的臉龐相距不過一尺,更加能把彼此看的一清二楚。

  

  她睜著那一雙霧氣騰騰的眼眸看他,可憐地似要掉下眼淚來了。他這才發現,她的雙眼是極為狹長的,所以,在她的睫毛撲扇間,會讓那一雙眼眸多了一股奪人心魄的妖媚,這讓他聯想到了古時候落魄的書生常常能艷遇到的狐狸精!

  

  有些無辜卻不自覺綻放媚態的黑眸,白玉一般的臉,欲語還休輕咬著的紅唇,在如墨般的秀發之間沉沉浮浮,此刻綻放在容淩眼底的這張臉,讓他聯想到了三個字--魅生香!

  

  集清純和妖媚融為一體,這個女子,若是身在古代,怕是肯定要被保護地好好的。少女時,藏在深閨不讓見人。嫁了人,也必定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可是在這物欲橫流的現代,隻怕她是要被人給生吞活剝的!

  

  中年男子林豹分外滿意容淩對林夢的凝視和關注,笑著道:「容總啊,你初來貴地,讓小女夢夢陪你逛逛吧。這地方她熟地很,嗬嗬……」

  

  說著,林豹又將林夢往前推了一步,推入了容淩的懷裡。這裡麵含著的意味,已經是不言而喻了。林夢顫抖的越發厲害,粉嫩的唇瓣也跟著輕輕顫抖了起來,好像兩朵低低哭泣的雨夜花,可憐又可愛。

  

  容淩看了一眼林豹,輕易地就從他諂媚的笑容和充滿欲求的眼底收到了林豹想要傳達給他的信息。這林豹,是想從他這兒接單子吧?!他名下的亞東集團要在J市開發市場,設下據點,大刀闊斧地建設的同時,林豹這個建築商,肯定也是卯足了勁想要在此謀利的。這個女兒,應該就是送禮了!生意場上送女人的事情,也算是常事,不新鮮。可這女人,噢,不,應該說是女孩,會是林豹的親女兒嗎?

  

  「你叫什麼名字?!」他問。

  

  他的聲音是醇厚低沉的,仿佛上了年歲的葡萄酒,聽著極容易讓人沉醉的。

  

  林夢舔了舔自己的紅唇,壓抑心頭的慌亂,小小聲地回道:「林夢,雙木林,美夢的夢!」

  

  他無聲地笑了一笑,很可愛的介紹。

  

  「你的女兒很可愛!」他斜眼,這樣對林豹說的。

  

  林豹頓時紅光滿麵,嗬嗬笑了起來。

  

  容淩率步走了出去,林豹急急忙忙推了一把林夢。林夢愣愣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林豹暗暗瞪了林夢一眼,努努嘴,指了指已經走開的容淩。林夢低「啊」了一聲,如夢初醒一般,急急忙忙地小碎步跟上。

  

  聽著後頭傳來的細碎的腳步聲,容淩的嘴角又是一勾。隱藏於昏暗的燈光之下的雙眸,襯著他那一張稜角分明、氣勢淩人的臉,晶亮地嚇人。那裡,藏著一頭獸,隨時都準備著出柙的獸!

  

  其餘人,再也沒跟上。大家心裡都明白,這個跟隨而去的女孩是什麼性質的!

  

  容淩出了俱樂部的門,一亮黑色的轎車,緩緩地在他的麵前停下。盡忠的屬下下車,替他打開了門。他鑽了進去,手下慣性地要關門,卻看到他的手往外推了推。手下一愣,立刻縮回了手,恭敬地在車門旁站好,將眼眸投放在了俱樂部的門口。

  

  看見了一個女孩,美麗的女孩,絕美地仿佛是從六七十年代的舊上海走出來的女孩,周身洋溢著一種落魄貴族的淡雅和矜持。丁忠心神一凜,立刻繃緊了身子,眼觀鼻、鼻觀心,驅走旖旎,收斂了心神,靜候林夢的到來。

  

  適才,在不知不覺間,林夢又落在了容淩的身後。

  

  她遲疑地一步步朝他走近。車裡的男子閒適地坐著,根本就不看她。光那張側臉,就俊美的驚人,不是那種表象的俊美,而是由內而外、成熟至極、氣勢逼人的俊美。這就是父親嘴裡所說的容總,她將要……陪伴……的人?!他俊美的太讓她意外,也太超乎她的想象。可他劍一般的眉、深邃迷人的眼睛、還有好看的薄唇,都不能拂去她心頭的不安!

  

  怕……她好怕……

  

  害怕到,她真想轉身,然後放開步伐,像野馬一樣迅速地跑走。

  

  可……父親……

  

  遲疑著、不安著,她還是走近了,近到離他也不過半米的距離。車門在為她打開著,男子依然沒有扭頭看她。他注視著前方,似乎看著什麼,又似乎什麼都沒看。高挺的鼻梁,讓他看上去顯得有些內斂得冷酷。他像是一個閒適的霸主,麵對呈上來的女奴,他看都不看一樣,似乎根本就沒上心。他似乎是給了女奴選擇的機會,可是實際上,女奴沒的選擇,隻能選他!

  

  她咬了咬唇,輕歎了一聲,彎下腰,鑽入了奢華的轎車內。她坐下來,另一隻腳在車外甚至都還來得及收回來,卻被他大力一拽。在天翻地覆之間,她莫名其妙地就被他給壓在了身下。

  

  「砰--」

  

  是車門關緊的聲音。

  

  修長的手指立刻撫摸上了她的唇,重重的碾轉著,他笑著,扯開了透著野性美的薄唇,森白的牙齒微微一動,醇厚的聲音,仿佛冰塊一般地激撞了起來。

  

  「上了這車,可就沒有退路了!」

  

  他的眼很深、很沉,也很晶亮,那裡麵的獸欲,已經無需再掩飾了!

  

  她驚駭地垂下眼簾,輕輕地顫抖。狹長的雙眸,遮著因為慌亂而遊移不定的漆黑雙眸,簡直勾人緊。

  

  「有沒有人說過,你美的像妖精?」

  

  她的身子立刻重重地顫抖了一下,紅唇輕啟,還沒來得及開口回答。他卻已經俯下身,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唇。重重壓著,卻是一動不動。她顫抖地越發厲害,仿佛處子一般地可愛。眼眸已經完全閉合,隻能從那薄若蟬翼的眼瞼上,看出那依然不停滾動的眼珠子。

  

  她在害怕?!

  

  容淩低低地笑了起來,笑意而起的震動因為兩唇相接,傳到了她的唇,讓她的嫩唇也跟著哆嗦了起來,軟軟地擦過他的唇。很嫩、很嬌美、很可愛!

  

  容淩舒心地想:看看林豹給他送來了什麼了!一隻可愛的小鹿,又或許,是一隻妖化的蝴蝶精

……點擊圖片看完整小說

d5d0510c97eed3cb6707b6cb529177b.png

發表評論: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裡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古默

文章0 附件0 評論0

喜歡我的書可以搜索我的名字

隱私政策 cookie政策 用戶條款 聯絡我們 八戒小說閣